Roxana

长此以往,真的是要low到底了


我突然觉得奇怪,就是继续追求可画的美景还有意义吗,你喜欢画画素材所带来的一切,代表着美好的,生态的生活,你可以在明亮的工作室内雕琢细节,在异域感受震撼,将有自然的壮阔和人类倾其所能想像衍生的娇嫩,奇诡。也因此被借以表达的工具所吸引,如孩子制造泡沫一般玩耍,感谢这些媒介天衣无缝的配合,以及一种被款待的幸福。

然而,当你身处的地方已经不肯前进,不肯睁开眼睛,甚至想让治下的子民以可怜的姿势依赖,从而在想抛弃的时候顺利的抛弃,不想让他们得到改变的机会,认为艰险之后得到的幸福一定是踩着某些人得到的,那么你倾其所有,该对谁说?在尚能欢笑时不忍向艰难度日仍每况愈下的人显摆,不知如何向已接受了这一套粗鄙的比较方法的常人解释,不可能向得到一切认为自己才是掌控世界不可缺少分子的人像谈起余兴节目那样聊天,更不可能太说服自己,怎样一直维持着那个氧气泡泡,轻悠悠漂浮在这个宇宙之上,举着万花筒瞄着断壁残垣,焦土荒城,仍是一幅美景。


(我不知道连所谓代表工农利益的政党都开始和工人福利组织做对,筑起高墙,雇佣知识青年行流氓行为,制造烦躁与垃圾,还有什么脸到外面装和平发展,现下算是和全世界的欠发展人民共求发声,十几年后看来也是一群独裁者的把酒言欢吧)

再说两件事,一个是,在某画材网站上,登载了“貂毛的五个秘密”,没啥心肺地介绍了貂毛的珍贵,分级,用于画笔的美好之处,底下的评论多数是反感的声音,认为画画的人不该天真的回避问题,听信商人所言,所有动物毛制品都是以无害的方式从动物身上“借”走的,当尼龙毛的质量得到提升后,应该相对地戒除动物毛使用,另一方是国内的画材党,虽然促进了国内画友用上国外产品,但因为某品牌在貂毛笔中添尼龙而拒绝使用。

另一件是,欧盟近日的提议,有可能使得欧洲画材商无法再生产所有 含cadmuim类颜料,也就是说从1840年开始的,几乎成为高档颜料必备的某些红/黄/橙 颜料被其他色料代替,有画材商希望申诉,并保证这些颜料是完全安全的,而有些商人也会考虑生产工人的健康,设置严格的标尺。同时,英国的大颜料商温莎牛顿的大部分产品将移入中国生产(目前来看,歌文系列和水彩马克笔应该已经是中国产的了),厂在天津。不仅仅是能不能保持质量的问题,而是这所谓引来的新机遇,是不是也能够有足够保障生态,保障工友健康的公示,如果万一出现了什么事,会不会像之前的某些案例一股脑地让人把愤怒牵引到外商上去,从而掩盖了国内的引资者,管理者更残忍的事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