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xana

镇国寺的雕塑

镇国寺的雕塑

镇国寺的各殿堂中原来都是有雕塑的,但是有的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被毁掉了,就保存下来的来说,主要有以下及殿中的塑像:天王殿、万佛殿、三灵侯殿、財福神殿、土地殿、三佛殿和地藏殿。就寺内现存下来的雕塑,按照它们的年代,有五代时期的,如万佛殿中的一辅塑像;有元代时期的,如天王殿内的四天王像;有明清时期的,如三佛殿、地藏殿、三灵侯殿以及土地殿中的塑像。按照题材来看,有佛教题材,也有道教题材和民间传说,但比较精美的还是那些表现佛教题材的塑像。它们的制作方法都是泥塑加彩、塑绘结合。它们的总体风格是造型严谨、形象生动,缺少宗教的神秘,多了世俗的情趣,但它们也有各自的独特风格,如释迦牟尼佛的庄严、菩萨的端丽、弟子的通达、天王的威武、供养菩萨的虔诚、供养童子的天真……镇国寺雕塑继承和发展了唐代宗教雕塑群像的规范和风格,对后世宗教雕塑有很大的影响,在中国雕塑发展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镇国寺的主要雕塑遗存

万佛殿内的佛教彩塑

万佛殿是整个寺院最重要的殿宇,是全寺的中心,其内的雕塑也最为珍贵,也是现存镇国寺内的所有雕塑中年代最久的。

殿内为一辅佛教彩塑。佛坛宽大,长、宽均为6.09米,高位0.55米,沿边用青砖叠砌而成,约占全殿面积的一半。坛上正中设有束腰须弥座,释迦牟尼佛跏趺坐其上。殿内共有塑像十四尊,其中除了三尊为明代所造之外,其余皆为五代的原作。在佛坛样式,佛像的配置上,与唐代五台山南禅寺大殿十分相似。释迦牟尼佛坐在佛坛上,位于群像的中间,其左右为阿难和迦叶二弟子,前面是半跏趺坐于莲花台上的文殊、普贤二菩萨,再前面各有一胁侍菩萨,佛台左右为天王,佛前有两位供养菩萨和两位供养童子,全堂塑像保存的基本完好。其实,像这样的佛像群体配置不仅在寺庙中多有应用,而且在很多石窟中也大量的采用这样的或类似这样的配置,比如在敦煌莫高窟,麦积山、龙门等石窟中,有很多佛像群,有的是一佛二菩萨,有的是一佛二菩萨、二弟子,有的是一佛二弟子、四菩萨、二天王,有的除此之外还有供养菩萨和供养人等。另外,这样的佛像群配置也存在于自有佛教造像的各个历史时期,比如魏晋南北朝的佛教石窟中,隋唐五代时期的石窟和寺庙中,宋、元、明、清时的大小寺庙中。

万佛殿的塑像更多大继承和发展了唐代佛教塑像的风格和规范。其中的主像释迦牟尼佛,形体高大,手施说法印式,面相丰满,微含笑意,表情庄严而安详。佛的面部和皮肤以及佛衣皆为金色,除了衣衫的领口、袖口和下边沿处为红色,并且,在红色的口沿和边饰旁边又有一条贴金和勾描的花纹带饰,这些更衬托出了佛的尊贵与伟大。

释迦牟尼的左边是弟子阿难的塑像,据载,阿难是佛祖的堂弟,跟随佛祖出家二十五年,含辛茹苦,历尽艰辛,他是释迦最亲近的年轻弟子,在众多的弟子中一向以“多闻第一”著称,因为他聪明、慈善而又有才华,所以把它塑造成了一位才气十足的青年人形象。这尊阿难像塑造的十分生动,它潇洒自然地站立在佛旁,体型高大而匀称,双手相握置于腹前,腰身微微扭曲,显得更加的大方得体。其温和的眼神,紧闭的嘴唇流露出一种矜持、自负的表情;其神态安详温和,似乎若有所思。这尊塑像的作者运用了近乎写实的手法,塑造了这位年轻、俊美、颖慧的高僧。这尊彩塑的制作方法是典型的塑绘结合,不仅人物的各个部分塑造的十分准确,而且五官和服饰上的彩绘也是非常的到位。

释迦牟尼的右边是弟子迦叶的塑像,迦叶一生勤勉奋进,历尽艰难,与阿南不

仅在年龄上有很大的差异,两人的经历和特长也不相同,迦叶以“苦修第一”著称,因为他的勤奋、年长而又敦实,所以把他塑造成了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形象。这尊迦叶像塑造的也是十分的成功,它稳重谦恭地站立在佛的一旁,清瘦的身躯挺立的端正而笔直,双手合十于胸前,双眉紧锁,双目凝视,脸上带有很深的苦修艰辛的印迹。他的表情显得很沉重,带有一种忧虑的神情,但是在他的老成和持重中透露出智慧和虔诚。这尊彩塑也遵循了写实的造型方法,也是通过塑绘结合来准确的表现人物的每个细节。我认为,这二弟子像虽然在它们服饰的塑造与描画上有些过于的华丽与繁琐,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它们内涵的表现和它们作为成功艺术品的魅力的展现。经历了千余年,直到今天,它们能较完好的幸存下来,已实属不易。

半跏趺坐于莲花台上的文殊和普贤二位菩萨,也是佛教雕塑中经常出现的形象,有的塑像是文殊菩萨骑在青狮上,普贤菩萨坐在白象上;有的是在各自的坐骑身上再放置一座莲花台,他们再坐在莲花台上,比如唐代五台山南禅寺大殿中的文殊和普贤二菩萨。镇国寺万佛殿中的这二位菩萨是直接坐在莲花台上的。关于菩萨性别转变的问题,在佛教雕塑史上都有详细的讲述。普遍认为,在佛教初传入我国时菩萨都是男性,后来经历了魏晋南北朝发展,佛教与中国的本土文化逐渐的融合,到隋唐时期佛教在中国发展成熟,佛的形象也更加的中国化了,菩萨也逐渐的变成了女性的形象。万佛殿中的这两位菩萨像皆是五代时期的遗物,它们更多的倾向女性形象。其实在唐代的很多菩萨像中,女性的形象更多也更鲜明,可还是被当作是男性,就是因为塑造者在塑造时给菩萨面部加上了胡须。如果把胡须去掉,我认为绝大多数的菩萨是女性形象。万佛殿内的文殊和普贤菩萨,都是头梳高髻、长发披肩、项饰缨络、面额饱满,五官清秀俊美,面部皮肤细致莹润,体态丰盈端庄,虽坐于莲花台上但也能看出她们美好的身段。整体上看她们神态娴淑文静、平和安祥。虽然是佛国菩萨的造型,但是更多具有人的气息。她们的服饰基本上一模一样,都是在塑造人物同时通过捏塑、刻划、堆塑等的手法制作出来的,然后再根据需要敷上不同的色彩,披肩都是白色,边饰以黑、蓝、绿、赭等颜色相间的宽带;整体衣服以红色为主,间有蓝、绿、赭、粉绿、金黄等;最后再在这些彩色服饰上描画一些图案和纹样基本上都是花草纹。这两尊菩萨也有不同的地方:在神情上,左边的文殊菩萨显得很庄重和严肃,而右边的普贤菩萨面带微笑;服饰上也有一些小小的区别,文殊的服饰显得比较简洁,披肩上没有像普贤披肩上那样的花纹,腰带上没有装饰物。

前面的两尊站立着的胁侍菩萨,也被塑造成了女性的形象,但是在唐代的大多数胁侍菩萨造像中,仍保持着象征男性形象的胡须。这两尊胁侍菩萨在造型和风格上与同殿的文殊、菩萨十分相似,也是头梳高髻、长发垂肩、项戴缨络,皮肤光鲜细腻,面容方圆丰腴,长眉连鬓、双目低垂、嘴角深陷,肩披长巾、下著罗裙,身材修长、体态优美,神情端庄典雅。与文殊、普贤不同的是,她们上身裸露,显露出丰润莹洁的肌肤,并且臂上戴有臂钏和手镯。她们的罗裙也是以红色为主,间以蓝、绿、赭、粉绿、金、黄,上面画有花草纹样。

再前面是两尊供养菩萨,明显的是两位美丽女性的形象。供养菩萨与其他菩萨不同的是,她们与现实生活中的女性更加接近,一般都是根据现实中的女子塑造的,或者直接以某个女子的样子来塑造,当然更多的是以当时的赞助人为原样。这两尊供养菩萨应该就是当时出资建造这座殿堂或塑造这辅佛像的赞助者吧。在造型手法和风格样式上,他们与同殿中的菩萨是相同的,也是先用泥塑造、刻画出人物的形象,包括她们的服饰,然后敷彩,最后在需要的地方进行描画;她们头上盘髻簪花,发辫搭肩,脸型丰满圆润,五官清丽俊美,细而弯的双眉、凝视的双眼、似笑非笑的樱唇,表情温和娴雅,神态含蓄自然。她们平静的站立于佛的旁边,虔诚而自然,她们的身材颀长秀美,双手相握置于腰间。其中一位供养菩萨上身披短袖红色衣衫,领口和袖口处镶有蓝、黑带饰,上有白色纹饰;下身着曳地红色长裙,上有粉蓝色的大团花纹样,在长裙的下半部还饰有金色的联蔓纹;腰间围有一条粉蓝色对襟短裙,上有红、白色花草纹;一条彩色飘带由左臂垂下。另一位供养菩萨的服饰的样式与上位菩萨的一样,只是在颜色上有所不同,她上穿短袖蓝色的、上有红白色边饰的衣衫;下穿曳地赭色长裙,上有红、白、蓝色的祥云纹样,和金色的如意形龙凤图案;腰间配有一条红色对襟的、上有蓝白色团花纹的短裙;右手持有一方巾。这两尊供养菩萨的衣饰比较华丽,更显得婀娜与娇美。

在两尊胁侍菩萨的前面各有一尊天王像,天王又称作金刚,但在佛经中,金刚和天王是不同的,金刚是保护寺院的护寺神,而天王是佛的护法力士,是镇压邪恶、护持佛法的护法神。这两尊天王像也是泥塑圆雕,也使用了泥塑加彩,塑会结合的制作方法。在塑造这些形象时,作者在遵循写实原则的基础上进行了适当的夸张与变形。天王的雕塑手法和风格与同殿中的其他彩塑相同或相似,但比起女性形象的菩萨,更凸现男性的刚强与雄健。他们都手持兵器,头戴盔、身披甲,表情严肃、神态刚毅,体型高大、体魄浑厚,威武雄壮、气势凛然。唐代的很多天王造像,在他们脚下往往塑造有鬼怪,更增加天王的威慑力。镇国寺万佛殿中的这两尊天王的脚下没有鬼怪,但也无损他们的威风。与唐代早期的一些天王像相比,形象更加接近现实中的人,更加具有人的气息,放佛就是当时的将军或武士。与宋代及其以后的天王像相比,更显得威猛、刚毅和宏大。两位天王的长相不同,表情和神态各异:左侧的略显年轻些,双眉紧蹙,竖立于额前,大大的双眼紧紧地瞪着下方;右侧的也不是很年长,主要是他的胡须为他增添了几分成熟,双眉连鬓,眉头紧锁,大而圆的双目怒视着前方。他们的头盔、铠甲以及所持兵器也不一样。佛群像的组合排列有一定的规则,一般在一辅佛像中,释迦牟尼佛为主尊,主尊的两边自里向外依次是弟子、菩萨、胁侍、天王,其次还有或多或少的供养人,一般称其为供养菩萨或供养童子。天王是守护在佛龛的两侧,起着护法和镇邪的威慑作用。

在佛像的前面还有两尊供养童子的塑像,这两个儿童也许就是出资者的孩子或与他们有关的人。两尊供养童子一左一右,或跪或坐在他们的莲花台上。两尊也是泥塑加彩、彩绘结合的圆雕,雕塑手法写实,风格与殿内其他塑像类似,同供养菩萨一样,更多具有世俗情味。他们的相貌纯朴可爱,头后扎有一条小辫子,脖颈上戴有项圈,身体比较瘦弱,上身裸露,下身外着短裙、内着长裤。一副天真、稚拙的表情,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更多对佛的虔诚与崇敬,而更多的是儿童对他们心中美好事物的憧憬。这两尊供养童子也有不同的地方:左边的那尊双膝跪于莲花台上,双手合于胸前,似乎是在肃穆祈祷,专心至致;右边的那尊半跪半坐在莲花台上,由于其被毁坏比较严重,双手已经看不到了,但他的动作和神态十分生动、自然,他似乎不是在对佛祈祷,而是四处张望,心不在焉。




评论